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|《烈士身后·守望》——

时间:2021-10-18

  原标题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|《烈士身后·守望》——抗日英烈陈辉的故乡: 英雄之城常德,一座英雄雕像的归来

  2016年清明节前夕,河北省涿州市烈士陵园迎来抗日英烈陈辉烈士的家乡人。这是英雄殉国71年后,第一次迎来老家亲人的祭拜。抚摸着冰冷的墓碑,陈辉烈士82岁的养女吴雪明泪落如雨。陪同母亲一起来的大儿子陈长付说,这么多年,由于不知道姥爷的牺牲地和掩埋地,家里人一直没有机会前来扫墓。

  2016年清明节前夕,河北省涿州市烈士陵园迎来抗日英烈陈辉烈士的家乡人。这是英雄殉国71年后,第一次迎来老家亲人的祭拜。抚摸着冰冷的墓碑,陈辉烈士82岁的养女吴雪明泪落如雨。陪同母亲一起来的大儿子陈长付说,这么多年,由于不知道姥爷的牺牲地和掩埋地,家里人一直没有机会前来扫墓。

  这么多来了,在亲属后人的心中,陈辉是家人的骄傲,但也是一个遥远的传奇。因为,陈辉当年为了抗日救国,18岁时就离开了常德老家,亲人们从此再也没有见到他。

  陈辉,原名吴盛辉,1920年9月出生,1937年加入中国,抗日战争爆发后赴革命圣地延安,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,毕业后到晋察冀边区通讯社当记者。1940年,他向组织申请来到敌我斗争十分残酷的平西涞涿联合县,先后任青救会宣传委员、主任和县武工队政委、区委书记等职。1945年2月,在距抗日战争胜利仅有180多天的时候,由于叛徒的告密,陈辉被日伪军重重围困在拒马河畔的一座民房里。

  战斗中,陈辉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,与敌人同归于尽,牺牲时,还未满25周岁。陈辉是无畏的战士,也是充满激情的诗人,他把诗看作革命的重要武器,在带领战士与侵略者进行殊死斗争的同时,写下了许多精彩的诗作,刊登在《晋察冀日报》《鼓》《子弟兵》等抗日根据地的报刊上。他还把诗写在敌后乡村的墙上,或者刻成蜡纸油印出来,撒在战斗前线和敌人的据点,鼓舞军民抗战斗志。与陈辉同时期去延安的著名作家魏巍评价说:“陈辉不愧是一个英雄的诗人和诗人中的英雄,是我们那个时代知识青年的典型。”1958年6月,作家出版社整理陈辉的遗作,出版了诗集《十月的歌》,诗人田间在引言里写了这么一段令人动容的话:

  当年,陈辉牺牲后,残忍的敌人把他的首级挂在炮楼外示众,肢体喂了狼狗。一位叫李宗尧的壮士黑夜冒死把他的首级摘下来,秘密埋在一个地方。革命胜利后,政府和乡亲把他迎回牺牲的这片土地,至今,陈辉烈士在涿州烈士陵园的墓里,埋的只是他的一颗头骨。

  而远在常德老家农村的母亲不知道儿子陈辉的牺牲,每天在家门口的田野上翘首盼望。陈辉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已去世,他到北方后,母亲倾尽积蓄,为儿子购置了十多亩水稻田,等待他打完仗后解甲归田,娶妻生子。然而,一年又一年过去,田埂上的芳草青了又黄,母亲却一直没有看到儿子归来的身影。1954年,政府送来陈辉牺牲的烈士证明和抚恤金,母亲才知道儿子早已牺牲在他乡。第二年,老人在悲伤中离世,临终前,她让陈辉的大姐把女儿吴雪明过继到弟弟名下,为儿子留下传承的血脉。

  当年,由于信息闭塞,交通不便,家里人只知道陈辉牺牲在北方,但是,具体牺牲地在何处,安葬地在哪里,他们一无所知。多年来,全家人一直想去北方为陈辉扫墓,但这个心愿一直难以实现,直到后来一个叫杨斌的人出现。2012年,时任常德市鼎城区宣传部副部长的杨斌知道陈辉的故事后,利用来北京出差的机会,专程赶到河北涿州寻访陈辉的足迹。

  这一次,杨斌等人不仅找到了陈辉烈士的墓,还找到曾经以烈士名字命名的学校和烈士当年牺牲的村庄,听当地群众讲述了陈辉的英雄故事。3年后,杨斌再次到北京出差,又几经辗转来到房山区的平西抗日战争纪念馆,收集陈辉烈士的事迹材料。两次探寻英雄的足迹,杨斌心中久久未能平静。

  2015年9月,在杨斌的推动下,鼎城区推出了“为祖国而歌——纪念抗日英雄陈辉专场诗歌朗诵会”。与此同时,政府也多方寻找,终于找到了陈辉的后人。2016年3月30日,在鼎城区宣传部领导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陈辉烈士的养女吴雪明一家终于来到涿州烈士陵园祭奠,了却了英雄后人多年的一个心愿。吴雪明的二儿子陈长文说,看到这么多年过去,姥爷的英雄事迹在当地依旧深入人心,万人敬仰,作为后辈,他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。

  2016年清明节前夕,河北省涿州市烈士陵园迎来抗日英烈陈辉烈士的家乡人。这是英雄殉国71年后,第一次迎来老家亲人的祭拜。抚摸着冰冷的墓碑,陈辉烈士82岁的养女吴雪明泪落如雨。陪同母亲一起来的大儿子陈长付说,这么多年,由于不知道姥爷的牺牲地和掩埋地,家里人一直没有机会前来扫墓。

  2016年清明节前夕,河北省涿州市烈士陵园迎来抗日英烈陈辉烈士的家乡人。这是英雄殉国71年后,第一次迎来老家亲人的祭拜。抚摸着冰冷的墓碑,陈辉烈士82岁的养女吴雪明泪落如雨。陪同母亲一起来的大儿子陈长付说,这么多年,由于不知道姥爷的牺牲地和掩埋地,家里人一直没有机会前来扫墓。

  这么多来了,在亲属后人的心中,陈辉是家人的骄傲,但也是一个遥远的传奇。因为,陈辉当年为了抗日救国,18岁时就离开了常德老家,亲人们从此再也没有见到他。

  陈辉,原名吴盛辉,1920年9月出生,1937年加入中国,抗日战争爆发后赴革命圣地延安,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,毕业后到晋察冀边区通讯社当记者。1940年,他向组织申请来到敌我斗争十分残酷的平西涞涿联合县,先后任青救会宣传委员、主任和县武工队政委、区委书记等职。1945年2月,在距抗日战争胜利仅有180多天的时候,由于叛徒的告密,陈辉被日伪军重重围困在拒马河畔的一座民房里。

  战斗中,陈辉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,与敌人同归于尽,牺牲时,还未满25周岁。陈辉是无畏的战士,也是充满激情的诗人,他把诗看作革命的重要武器,在带领战士与侵略者进行殊死斗争的同时,写下了许多精彩的诗作,刊登在《晋察冀日报》《鼓》《子弟兵》等抗日根据地的报刊上。他还把诗写在敌后乡村的墙上,或者刻成蜡纸油印出来,撒在战斗前线和敌人的据点,鼓舞军民抗战斗志。与陈辉同时期去延安的著名作家魏巍评价说:“陈辉不愧是一个英雄的诗人和诗人中的英雄,是我们那个时代知识青年的典型。”1958年6月,作家出版社整理陈辉的遗作,出版了诗集《十月的歌》,诗人田间在引言里写了这么一段令人动容的话:

  当年,陈辉牺牲后,残忍的敌人把他的首级挂在炮楼外示众,肢体喂了狼狗。一位叫李宗尧的壮士黑夜冒死把他的首级摘下来,秘密埋在一个地方。革命胜利后,政府和乡亲把他迎回牺牲的这片土地,至今,陈辉烈士在涿州烈士陵园的墓里,埋的只是他的一颗头骨。

  而远在常德老家农村的母亲不知道儿子陈辉的牺牲,每天在家门口的田野上翘首盼望。陈辉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已去世,他到北方后,母亲倾尽积蓄,为儿子购置了十多亩水稻田,等待他打完仗后解甲归田,娶妻生子。然而,一年又一年过去,田埂上的芳草青了又黄,母亲却一直没有看到儿子归来的身影。1954年,政府送来陈辉牺牲的烈士证明和抚恤金,母亲才知道儿子早已牺牲在他乡。第二年,老人在悲伤中离世,临终前,她让陈辉的大姐把女儿吴雪明过继到弟弟名下,为儿子留下传承的血脉。

  当年,由于信息闭塞,交通不便,家里人只知道陈辉牺牲在北方,但是,具体牺牲地在何处,安葬地在哪里,他们一无所知。多年来,全家人一直想去北方为陈辉扫墓,但这个心愿一直难以实现,直到后来一个叫杨斌的人出现。2012年,时任常德市鼎城区宣传部副部长的杨斌知道陈辉的故事后,利用来北京出差的机会,专程赶到河北涿州寻访陈辉的足迹。

  这一次,杨斌等人不仅找到了陈辉烈士的墓,还找到曾经以烈士名字命名的学校和烈士当年牺牲的村庄,听当地群众讲述了陈辉的英雄故事。3年后,杨斌再次到北京出差,又几经辗转来到房山区的平西抗日战争纪念馆,收集陈辉烈士的事迹材料。两次探寻英雄的足迹,杨斌心中久久未能平静。

  2015年9月,在杨斌的推动下,鼎城区推出了“为祖国而歌——纪念抗日英雄陈辉专场诗歌朗诵会”。与此同时,政府也多方寻找,终于找到了陈辉的后人。2016年3月30日,在鼎城区宣传部领导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陈辉烈士的养女吴雪明一家终于来到涿州烈士陵园祭奠,了却了英雄后人多年的一个心愿。吴雪明的二儿子陈长文说,看到这么多年过去,姥爷的英雄事迹在当地依旧深入人心,万人敬仰,作为后辈,他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全行司机短缺导致供应链中断 壳牌等公司关闭加